康吾商城 > 健康知识 > 米诺地尔,摇身一变成了治疗男性脱发的喷雾制剂——落健(Rogaine)
  • 米诺地尔,摇身一变成了治疗男性脱发的喷雾制剂——落健(Rogaine)

我们从小就把食物当作丰富的养分、热量的来源和预防疾病的维生素载体。相比之下,古人则会把食物当作神圣的东西,把吃饭看作神圣的行为。他 们的颂歌和祈祷反映了这样的信仰:通过摄入食物,我们与伟大神圣、相互联系 的万物紧密相关。表观遗传学证实了这种直觉的正确性。我们的基因做出日常反 应的依据是:从我们所吃食物中获取的化学信息,植根于食物本身和食材原产地 (可能是一块土地,也可能是一片海域)的相关信息。

从这种意义上讲,食物绝 非养分那么简单,它更像一种携带外界信息的语言。这些信息会重组基因,要么使它们更好,要么使它们更糟。如今的那些“基因博彩赢家”的祖先,有能力获取 携带优良化学信息的食物,因而拥有了良性发展的健康基因,并遗传给他们的后 代。如果你想让你的基因更健康,也需要获取携带优良化学信息的食物,这就是 我写作这篇文章的根本目的。 在过去的15年中,我始终致力于研究食物对基因重组及这种重组对生理机能 的影响。我发现潜在的法则影响着我们的健康,生病绝对不是偶发事件。我们之 所以生病,是因为基因长期缺乏某种东西。更重要的是,我发现与生物技术相 比,食物对反常规基因行为更有约束力。只是通过补充优化基因表达的营养物 质,就有可能消除基因的不良表现,并借此消除几乎所有已知的疾病。无论你天 生拥有怎样的基因,你都可以通过合理膳食重组基因、远离癌症、抵御衰老、预 防痴呆、控制新陈代谢、控制情绪、控制体重等等。如果你能及早开始规划,你 的基因代谢就会足够强大,这样一来,你的孩子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我是谁? 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我拥有的不良基因促使我考上了医学院校,后来又促使 我动笔写了这篇文章。在我的运动生涯之初,我遇到的问题就比别人多。上高中 时,我得了跟腱炎,随后又患上了跟骨滑囊炎、髂胫束综合征。对于往鞋里塞矫 正鞋垫、增加治疗训练这样的事情,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上大学期间,我又突发 软组织病变,加上严重的胫纤维发炎,几乎断送了我的体育奖学金。 我的胫纤维发炎越来越严重,我不得不跳着走。我找到队医斯科蒂 (Scotty),他又矮又胖,蓄着胡须,黑发浓密,是个大嗓门儿。他告诉我他也 无能为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训练量和耐心等待。但我确信我需要做点儿什 么以改变现状。也许我缺乏某种营养?刚刚看过的电影生物课堂101 (Biology 101  )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觉得也许我的相关组织细胞无法产生正常 的肌腱。就像我现在的许多病人一样,我向斯科蒂医生寻求问题的答案。我甚至 提出了一个构想:对我的腿部肌腱进行活检,并与别人的健康肌腱进行比对。正 如我预料的那样,我的构想化为泡影。斯科蒂皱着眉头对我说,他从未听说过这 样的检测方法。我曾经在新闻周刊(Newsweek  )和时代周刊(Time  ) 上读到由分子生物学推介的类似的诊断方法。出于无知,我当时简直不能相信斯 科蒂居然无法运用科学的方法帮助我。我几乎走投无路,每每想到这种困境,我 的内心都会充满深深的挫败感。我整天沉迷于从分子角度解决我的健康问题,叹 服于日新月异的生物技术领域带来的新技术、新方法。出于这个原因,我毅然摒 弃了成为化学工程师的理想,选修了所有与遗传学相关的课程。

随后,我考取了 康奈尔大学的研究生,在那里,我从一众诺贝尔奖获得者处了解了基因重组和表 观遗传学;之后我直升新泽西州的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学院,希望把我学的遗 传学基础知识付诸实践。那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斯科蒂医生对我的问题无能为力。医学院不教医生如 何探究疾病渊源,而只教医生治疗疾病。医学是一门带有实际目标的实践科学, 正因为这样,医学与其他自然科学截然不同。以物理学为例,它常常通过挖掘问 题的根源构建知识体系。物理学家钻研得很深入,他们已经开始尝试解决最根本 的问题,例如宇宙的起源。医学与其他科学不同的原因在于,与其说它是科学, 还不如说它本质上是一笔交易。为什么?最初人们服用心脏病药物米诺地尔 (Loniten)时,发现他们的胳膊上长出了浓密的体毛;研究人员没有探究原因, 而是转身去寻找相应的消费群体。于是,作为心脏病药物被研制出来的米诺地 尔,摇身一变成了治疗男性脱发的喷雾制剂——落健(Rogaine)。

下一篇:研发伟哥治疗高血压有勃起副作用,西地那非“改头换面”变 成了万艾可(Viagra)
上一篇:坏血病是一种由于缺乏维生素C而导致的病症原始人住民宰杀驼鹿吃肾上腺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