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吾商城 > 健康知识 > 经常吃炸鸡汉堡会发胖吗快餐店的油炸食品卫生吗
  • 经常吃炸鸡汉堡会发胖吗快餐店的油炸食品卫生吗

1968年,美国参议员乔治·麦克高文(George McGovern)主持了一系列国会听证会,证明那些收入有限的贫困美国人很难向他们的家人提供有营养的膳食。但麦克高文后来回忆道,大多数贫困的证人“严重超重”。当时就有一位资深参议员在听证会上对麦克高文说:“乔治,这很荒谬。这些人并没有营养不良,他们都超重了。”

莫非肥胖的蔓延是由经济繁荣引起,我们越富有,我们就变得越胖?可是肥胖本身明明与贫困密切相关,我们越穷,我们就越可能变胖。这并不是不可能,也许穷人并不用像富人那样,因为来自同辈的压力而不得不保持身材。信不信由你,针对本段开头这个明显的悖论,这已经成为人们普遍接受的解释之一。关于肥胖与贫困之间的联系,另一种被普遍接受的解释是,肥胖的女子多数与社会阶层低下的人结婚,集聚在社会阶梯的底层;而苗条的女子则通过婚姻而得到高升。第三种解释是,穷人不像富人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去锻炼,他们没有钱去参加健身俱乐部,他们生活的社区没有公园和健步道,所以他们的孩子没有机会锻炼和散步。这些解释或许是对的,但它们充斥着想象,此类矛盾更需我们作进一步的探讨。

22120734-7864.jpg

如果我们有机会搜索文献,就会发现,在大部分遭遇肥胖困扰的地区,人们没有经历过经济繁荣时期,即使有的话也很少,而只是住在布朗奈尔所讲的“有毒环境”中。他们并没有芝士汉堡,没有软饮料,没有奶酪卷,没有超大型快餐店,没有计算机及电视,有时候连文都没有,也没有过分溺爱不让孩子自由活动的母亲。

在这些人中,收入并没有增加,没有可以节省劳动量的器械,没有从事体力活动需求少的工作,也没有所谓更消极的休闲方式。而且,有些人的贫困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力,简直是一贫如洗。按照过度饮食假说,这些人应该变得极瘦,但情况并非如此。

 还记得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期,希尔德·布鲁赫对那些肥胖小孩的困惑吗?她所看到的在我们现在看来,似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让我们看一下居住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印第安部落的皮马人(Pima)吧。现在,皮马人保持着美国最高的肥胖率和糖尿病发生率。他们的境况通常被引用来举例论证:当传统文化与现代美国的有毒环境相撞时,会发生什么。据说,皮马人曾经是勤劳的农民和猎人,现在他们也是久坐不动的工薪一族,跟我们一样,开车到同样的快餐店,吃同样的快餐,看同样的电视节目;也跟我们一样变胖,变成糖尿病患者,这样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调查,二战后,随着典型的美式饮食方式在皮马人所生活地区的普及,皮马的人们变得越来越重。

但是,你得知道,二战前甚至一战前,皮马人的生存环境几乎还没有受到什么污染时(至少没有像如今描写的那样),他们就已经有了体重问题。1901年到1905年期间,两位人类学家对皮马人进行了独立的研究,他们都对皮马人的肥胖程度,尤其是女性的肥胖程度,作出了评价。第一位是弗兰克·罗素(Frank Russell),这位年轻的哈佛人类学家在1908年出版了针对皮马人的研究报告,具有开创性的价值。罗素认为,许多皮马的老年人表现出来的肥胖程度与“高而结实的印第安人”这一普遍认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二位是阿莱斯·赫尔德利卡(Ales  Hrdricka),他一开始是内科医生,之后则担任了史密森学会人类学分会的会长。赫尔德利卡曾于1902年和1905年到访过皮马,研究该地区土著人的健康和福利。提到皮马和南犹他州附近的居民时,赫尔德利卡说:“在每个印第安部落,不管男女老幼,他们的营养状况都很好。而真正肥胖的,只有那些保护区内的印第安人。”这一现象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是因为那时的皮马正由全美最富裕的土著部落沦为最贫困的部落。无论是什么使皮马人变得肥胖,富有及收入的增长肯定与此无关,而相反的情况却似乎切中了肥胖问题的要害。

下一篇:千年古方减肥法揭秘古代时候人们怎样减肥?
上一篇:吃拉肚子药能减肥吗?经常拉肚子吃什么药